首页 »

“保护中小投资者”,对不对?

2019/10/10 22:49:56

“保护中小投资者”,对不对?

 

原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总经理杨剑波状告中国证监会一案,已于日前开庭审理。由于整个庭审视频都在互联网上公布,旁观者可以明显看出,杨剑波本人和他聘请的律师对证券业务和法律的娴熟,反衬出了证监会出庭代理人和其聘请律师的不专业。

 

因此,尽管这一场诉讼的胜负目前还难下结论,但证监部门在对光大“8·16”乌龙指事件的处理过程中存在的瑕疵已经很明显地暴露了出来,这种瑕疵足以动摇其对这一事件处罚的合法性。

 

面目不清的中小投资者

 

在对这起诉讼进行分析的时候,不能忽视的一个重要的市场背景是,中国证监会在这一事件发生5个月前刚刚发生了人事变动。新上任的证监会主席肖钢,表现出了不同于前任的行政思路,其雷厉风行的个人风格,在很大程度上改观了证监会执法给人留下的软弱拖拉的印象。舆论将其评价为,是在“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证监会对这样的评价显然是接受的,肖钢在自己发表的文章和讲话中,也多次表明了这样的态度。而这种态度,也直接影响到行政手段的运用。比如在对光大开出的罚单中,除了相关人员被处以市场终身禁入外,对公司和相关人员的罚款,也都开出了按有关法规规定的最高额度。而在以往的处罚中,都是“就低不就高”。

 

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这个目标下,证监会对光大开出了巨额罚单。而祭出“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大旗,似乎也很正确。但可惜的是,所谓的“中小投资者”却始终身份暧昧、概念模糊。究竟谁是“中小投资者”?这个划分标准究竟是什么?

 

一般的做法,是以投资者投入市场交易的金额作为依据。在一些证券公司里,专门设有大户室,投资者要进入这个大户室,需要达到公司规定的金额。但这是证券公司为了商业利益而自定的标准,而且各家证券公司开出的尺寸也各有不同,因此它并不能作为证监部门的执法依据。

 

中小投资者并不天然正确

 

事实上,当一桩违法事件发生的时候,受到利益侵害的不仅是中小投资者,大额投资者受到的损失更大,他们同样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口号之下,他们的利益诉求却常常受到漠视。

 

这在A股市场上可以见到很多例证,比如2007年推行股权分置改革时,一些证券公司随意设置交易权证,引起很多大额投资者跟进,最后遭遇重大损失,但最终却未能受到公正处理。虽然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但不能排除这些投资者的大户身份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证监部门的执法意愿。

 

另外,中小投资者也并不天然地代表正确和正义。在证监会已经揭露的一些内幕交易案中,不少中小投资者积极投身其中。

 

易陷入执法误区

 

对于证监会这样一个执法部门来说,如果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这个模糊概念来指导自己的执法行动,很容易陷入执法的误区。对光大证券“8·16”乌龙指事件的处理,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事件发生后,市场舆论群情激昂,很多人对光大证券提出了严厉批评,认为其从事的是内幕交易,利用期货市场的对冲交易来减少损失,对中小投资者不公平的。在这同时,由于光大证券是一个上市公司,很多人认为它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法律规定。

 

舆论强烈呼吁证监会对光大证券严肃处理,而打出的旗号正是“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正是在这个口号的驱使下,证监会对光大证券开出了巨额罚单,而忽视了对这起事件所暴露的问题的深层次研究,虽然收获了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赞声,却在法律上留下了瑕疵。

 

证券市场最重要的原则是公正公平,无论大小,所有投资者都有权利在公正公平的法律框架下获得保护。在这方面,所谓的中小投资者并无特权。证监会作为一个执法机构,需要维护的只有公正公平的交易原则,而不是抛开法律,另行制造一个“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口号。

 

回顾一年来A股市场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这种追求“政治正确”而罔顾法律原则的事情,不止表现在对光大证券事件的处理上,而是已经影响到了市场的基本秩序。

 

比如,对于市场急切呼吁的IPO注册制,证监会主席肖钢曾经明确在《证券法》修改之前,现有的审核制不可能改变。应该说,这是一种尊重法律的表态。但去年底推出的IPO新规中,却又允许发行人中的老股东趁着IPO的时机按IPO发行价抛售原有老股,这造成了与现行《公司法》的直接抵触。

 

而导致证监会作出这种安排的,同样是那个似是而非的“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证监会应当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这个事实上充满逻辑悖谬的口号中走出来。只有以法律为执法准绳,所有投资者的合法利益才能得到保护、合理诉求才能得到伸张。面对弱势群体的呼声,不仅要政治准确,而且不能留下后遗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